地名与传承

 罗湖桥:情系深港两地的纽带

  罗湖桥在历史上作为一座民间自由往来的通道,从明朝永乐年间(1403-1424 年) 起,存在了580多年,但正式作为铁路桥的修建,则始于清朝。光绪十六年(1890 年)末,广东候补知府易学灏具呈两广总督李鸿章,拟凑集商股方式,修建广州至香港九龙的铁路。因粤汉铁路尚未修通,计划没被批准;清光绪二十五年,清政府与英国议定,修建广州至英租借地九龙的铁路,后又因英国发动南非殖民战争而再次被搁置;直到清光绪三十三年正月,《广九铁路借款合同》才在北京签订。中英双方商定,以罗湖桥中孔第二节为界,北端第一个钢轨接头处为线,北为华段,南为英段, 分段施工。罗湖桥至九龙段由英方修建。1911 年底,中、英两段铁路在罗湖桥接轨联通。: M0 }& h  k5 ]6 G! ?/ `" e) O
  1980 年,深圳特区宣告成立,罗湖桥东侧建起了平行的人行桥,才首次实现了人车分流。至1981 年,完成深港口岸建设后,最终建成出入境分流的双层罗湖人行桥。以前,大批香港人通过罗湖桥到大陆探亲、经商。而如今,除在香港工作、深圳居住、为亲情和爱情往返于深港两地间的“两栖人”之外,行走在罗湖桥上去香港购物的大陆游客同样络绎不绝。
 

  东门老街:深圳墟的前世今生

  翻阅史料可以知道,古代深圳的根,在南头老城;而近代深圳的根,则在“深圳墟”。这个“深圳墟”,就是俗称的“东门老街”。墟市在岭南指的是乡村集市,是周围村落的农民、小工、小商买卖交换的场所。9 B# |/ {) D- `3 A4 T/ o2 L- u
  深圳客家集市“深圳墟”名字溯源早在元代和明代。“深圳墟”,最早由民缝街、上大街、鸭仔街、养生街、晒布街等几条街市构成,初具一个小镇的规模。晚明始,老街一直是方圆数十里名声显赫的商业墟市。 “深圳墟”所包括的罗湖东门一带。) k6 w4 _% I. W1 u. N6 M/ W' x( {
  所谓“东门”,有一种推测可能就是当年深圳墟市的东大门所在,指的就是原深圳墟的四个门之一的“东门”,位于东门中路与解放路交界。而南门位于人民北路与南塘街交接处,西门位于新园路与解放路交界。到了民国时期,只有东大门得以残存,而解放前后,残存的东大门也毁于一旦, 只有“东门”这一叫法流传了下来。
  老东门是深圳的发源地,也是深圳的根,它目睹并伴随深圳走过风风雨雨,更亲历了特区建立后深圳的巨变。

 

蔡屋围:当仁不让的深圳“华尔街” \- W

  蔡屋围村起初并不叫蔡屋围,而被称为赤勘村。从今蔡屋围村的父老口中得知,赤勘村居民以广府人为主,村民以陈姓为多。那么,赤勘村如何演变成为蔡屋围的呢?据口碑所传,主要有两种不同说法:6 f* {% c  Z1 r. h
  据来自1986 年蔡屋围村人蔡叠森抄录的罗湖蔡屋围《蔡氏分谱》所载,蔡屋围蔡氏一世祖蔡安原籍福建汀州,为官南雄,后迁东莞塘下;至元代,九世祖蔡基俊自东莞大井迁居于新安县赤勘,为开基之祖。其后裔建有村围两座,一座称老围,一座称新围,统称“蔡屋围”, 替代了“赤勘”之名。
  另一种说法来自于松岗镇沙浦村蔡氏后人,称赤勘村从该村雇请蔡基俊看养鸭子,基俊后来成家立业,成为该村主人,遂改村名为蔡屋围。2007 年蔡屋围待建的金融中心区工地上所发现的一座蔡氏墓葬似乎有所佐证。据当地老人说,这座位于罗湖区蔡屋围老围西面的元明蔡氏合葬墓,是该村开基祖蔡氏九世祖、十世祖和十一世祖的合葬墓。
  如今,蔡屋围区域内已涵盖了深圳市74%的银行机构、80%的保险机构和40%的证券机构,集中了深圳市60%的金融资产、90%的外资银行,区域价值得天独厚,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深圳“华尔街”。
 

  渔民村:“犁尖头”的敢为天下先

  据渔民村“村史”记载,渔民村人最早是漂泊在东莞一带的水上人家。二十世纪上半叶,这些被称为“水流柴”的东莞人在路过罗湖桥时,无意间发现深圳河水清鱼肥,于是决定顺东江漂来,居此打鱼。渔民村大多数村民都有亲戚裙带关系,以吴、邓两姓为主。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政府的鼓励和帮扶下,渔民来到深圳河边附城公社叫“犁尖头”的荒滩上,用竹子和茅草搭起水草寮棚开始了定居生活,逐渐形成了一个渔村,原来的“犁尖头”后来改名为现在的渔民村。
  20世纪70年代开始,渔民村人敢于创新,利用政策率先走上了富裕之路,一跃成为全国最早的万元村。1984 年1月,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亲临视察,更加使渔民村名声大振。渔民村建设幸福生活的历程,亦是深圳拓荒牛奋力开荒的历程,亦是人们对更加美好生活的渴盼与追求。

 

 向西村:深圳首个“洗脚上田”的行政村

  向西村何以得名?有人说是村民讲究风水所建房子大多朝西。也有说法是最早时候,向西村口是朝西的。“向西新屯”的牌坊也确实是朝西而开。孰是孰非,过往已经无从考证。
  自古以来,向西村居住的多是张氏,也是深圳有名的大姓。罗湖张氏是汉代张良的后裔。唐朝时,张良后裔的一支迁到韶关曲江,唐朝著名宰相张九龄就属这一支脉,张九龄的弟弟张九皋的子孙则发展成深圳张氏这一支脉。
  张氏第十三世祖张爱月在向西村立围。爱月的三个亲兄弟思月、怀月、念月,分别创建了水贝村、湖贝村,他叔叔的儿子,则创建了黄贝岭村。
  原本供奉在向西村的爵先张公祠建造于清乾隆末年嘉兴初年,距今约两百多年历史。原公祠位于向西老村现嘉宾路金鼎大厦,面积约320 平方米,1998 年罗湖区旧城旧村改造全面开展, 旧张氏公祠拆除。这也成为了向西村人心头无法割舍的遗憾。
  向西村是深圳首个被征地的行政村。在得到政府补偿的上百万元的征地费后, 一批刚刚洗脚上田的村干部展现出前所未有的谨慎与睿智:“杀鸡不如吃鸡蛋,这一笔钱要做长远打算,绝不能一分了之。” 该村还被一些专家誉为“市内桃源”,这里经济繁荣,历史文化遗存却保留得相对完备,并被向西人注入新的元素和表现形式。
 

  湖贝村:三纵八横的古街模式

  地处东门商业旺区的湖贝村,是一个有着五百多年历史的深圳老村。湖贝村又叫湖贝大围,翻开历史,湖贝村张氏,以及黄贝岭、水贝村、向西村等张氏乃张九龄之弟张九皋的后裔。据张氏家谱记载,明成化年间(1465~1487 年),十三世祖张怀月与其弟念月由福建迁至广东南海之滨,择居湖贝,开基立村, 由于久居此地,子孙兴旺。到解放时,湖贝村已是当时宝安县最大的村庄之一。
  湖贝古村坐北向南,位于罗湖区东门街道湖贝路北面,东西宽约180 米,南北深120 米,其清代民居群及近现代史迹是深圳重要历史见证之一,现保存有宗祠、门楼、水井和民居等,有三纵巷、八横巷等古街模式。湖贝村等张氏对深圳的发展壮大有密切的关系,曾作出过重要贡献。
  怀月张公祠,是明中期湖贝张氏族人为纪念开基始祖张怀月而创建的。清康熙三年至八年,为封锁台湾的郑成功,康熙帝下令沿海五省边界内撤50 里,湖贝村也在撤之内,原祠遭受破坏。之后,于清嘉庆九年(1804 年)重建。

 

 罗芳村:从贫穷到富裕的巨大跨越

  罗芳村的村民多姓罗、方,历代都去深圳河对岸的香港新界打鼓岭耕种。在上世纪20年代, 这里被称为“螺坊”。
  1962 年,地处南国边陲的深圳正酝酿着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逃港风波。数以十万记的民众聚集在罗湖桥口岸,随时准备逃往香港新界,其中也夹杂着罗芳村的村民们。后来,潜逃过去的500多村民又在香港建了一个新村,村名仍叫“罗芳村”。
  1992 年6月18日,随着《关于深圳经济特区农村城市化的暂行规定》的出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一夜间变成了城市居民。与此同时,深圳特区掀起了第一轮城市化建设的狂潮,前来深圳寻找发展机会的外地人大量涌入罗芳村寻找栖身之所。罗芳村的村民们原先自建的小洋楼也在这股寻租热潮中,拆了盖盖了加,以往以种田为生的农民成了房东。
  2005 年,深圳吹响了“用五年时间改造城中村” 号角。罗芳村乘改革开放的东风,实现了从贫穷到富裕的巨大跨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的沧桑巨变在这里得以完美演绎。
 

  水贝村:中国珠宝第一村

  据《水贝村村史》记载,因村子前面有一水塘, 当时的水贝村叫隔塘,后改名水贝。水贝张氏族谱的记载中,水贝村又称“水贝张家围”。自明代永乐年间开村以来,水贝村已经走过了600 多年的历史,是深圳最古老的村庄之一。
  水贝的立村始祖为张远涧,其祖经东莞大塘、大鹏烟墩迁至水贝,生三子,长子张玉轩一脉居水贝,二子张靖轩一脉居黄贝岭,三子张圭轩一脉居横岗。玉轩之子松月生四子,长子思月居水贝,二子爱月居向西, 三子怀月居湖贝。
  因水兴财,以贝而发。对于如今的人们,“水贝”意味着黄金、财富。有句话这么说:“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珠宝看罗湖,罗湖珠宝看水贝。”近年来, 罗湖区更是重金打造,将水贝塑造为毫不逊色于美国纽约47 街的世界知名珠宝中心。中国珠宝也由水贝进一步走向了世界。

 

 笋岗村:600年历史的元勋旧址

  在笋岗村的闹市楼群中有一座老围屋,被“围”在铁道和货仓间,静卧在大桥西桥头下边。这个“老围” 就是“元勋旧址”,建于明代早期,是笋岗何氏为纪念其祖先——岭南名贤何真而建造的。

  笋岗村内不少地方包括元勋旧址、何氏宗祠等处,都有笋岗人世世代代引以为荣的老祖宗何真画像。何真字邦佐,元治元年(1321 年)生于东莞员头山村。元王朝将亡时,他组织村民武装保乡里,并与东莞石冈人王成、陈仲玉等争雄。何真初战败走麦城,逃到深圳北面泥岗村一带避难,看中笋岗这块绿竹成林的好地方,便在此开基辟地,取名笋岗村。他希望子孙后代像竹笋一样越发越多。后来,何真凭借过人的胆略,迅速统一岭南大部分地区,并归顺了大明王朝,被朱元璋称为开国元勋。

  现存的元勋旧址是明朝中期何真四世孙何云霖兴建,他把何真曾居住过的地方扩建为城寨式的村庄。经历600 多年风雨,整体保存仍比较完整。

 

  黄贝岭:铅华洗尽迎新生

  说起来,深圳有许多原住民都姓张,尤以罗湖的水贝村、湖贝村、向西村等为甚。黄贝岭张氏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同属一脉。即唐朝时,张良后裔的一支迁到韶关曲江,后迁至东莞。明洪武二年, 为了躲避钱粮公差,东莞张氏的一支又举家迁到大鹏镇叠福九顿山下隐居。到了张氏第十一世祖张玉轩及其儿子张爱月在向西村立围时,爱月的两个亲兄弟思月、怀月,分别创建了水贝村、湖贝村,张玉轩的兄弟张靖轩则创建了黄贝岭村。据说黄贝岭村于明成化二年(1466 年) 四月开村,距今500 多年。据黄贝岭村的老人介绍, 黄贝岭村可以说是老张家的“老根”。
5 G* O$ _1 K1 ^8 i6 E" |
  黄贝岭村因何得名,今天已难以考据。不过有专家认为,“贝”是“背”的一种简化写法,“背”是一种方位(后面),黄贝岭得名是否因其背对青山,耐人寻味。


  在城市更新再造新罗湖的历史机遇面前,旧村改造步入了全市城市更新的快车道,黄贝岭将以全新的形象,展现它的动人之处。

 

 莲塘村:罗湖的后花园

  广东、广西两省叫“莲塘”的村子,约有二三百个。深圳有一个莲塘村,在清乾嘉年间就存在了,据说最早可上溯到300 年前,原是一个客家的村落,村前有一个池塘长满莲藕,故名莲塘,但如今早已不见了踪影,估计是被填平建房子了。
  莲塘地方不大,却有大小梧桐、仙湖植物园和弘法寺三大著名景区,是一片珍贵的山水、文化、体育、休闲、度假、旅游胜地,因而被誉为“罗湖的后花园”。随着罗沙路的改造完毕,深盐二通道的建成,莲塘成为连接罗湖和盐田的重要地区,这里的商业也在快速发展起来,莲塘的房屋基本都是依山傍水,莲塘南边邻依香港,在深港边界上一条深圳河蜿蜒流过,莲塘的北边则是梧桐山,远远看去莲塘社区都依偎在梧桐山脚下。
  除了有山、有寺,莲塘村里还有几棵老树,年龄最大的竟达到了466 岁,堪称“罗湖最长寿树王”。

 

  坳下村:开宗祭祖传旧俗

  莲塘坳下村,位于深圳市罗湖老城区国威路边上,周边工业区较多,外来工云集。当地村民共有200 多栋房屋,大多以出租为主业。整村一共有150 多户村民,其中属于邓姓宗亲会的村民有90 多户。
  邓氏在深圳也是一个大姓。邓氏起初繁衍滋长在现在的河南境内,后来以此为中心,逐渐向全国各地播迁。邓氏南迁,移居闽粤, 始于宋朝景定年间。由“南阳”逐渐播迁至南方各地, 在今福建、广东、贵州、浙江等地繁衍旺盛。
  以金、玉、满、堂四字命名的邓氏后人在深圳地区繁衍,因其历史悠久、人口众多,邓氏又有“香港第一大家族”之称。坳下村的邓氏宗祠已经有700 多年历史,他们奉仲璧公为始祖,至今已有“三十传”。邓氏祠堂自1999 年重建后,坳下村的近百户原村民在每年的元宵节,就会用传统的客家围村祭祖仪式,开展了宗亲会的拜宗祠活动。每逢十周年、十五周年这样的盛典,拜祭活动尤为隆重,一些族人更是一大早从香港赶过来参加这个村中盛事。

网站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